欧洲电价全线创新高,欧盟能源通胀率突破历史纪录,专家担心“凛冬降至”

从8月16日周二起,作为欧洲基准的德国未来一年电价升破500欧元/兆瓦时,周三一度涨5%至521欧元,逼近周二大涨11%所创的顶部位530欧元,未来一个月电价也升破500欧元关口。

与此同时:

德国今年11月和12月交割的电价期货,以及2023年四季度、2024年一季度、2025与2026全年交割的期货价格周三均创历史新高。
法国未来一年电价在周二涨超5%、刷新历史高位至670欧元/兆瓦时的基础上,周三再涨11%至680欧元的顶部位,法国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交割的期货价格都升破了1000欧元关口。
北欧电价合同本周也均创历史新高。

最新数据显示,6月份欧盟能源年通胀率达到41.1%,较今年年初上升14.1个百分点。其中天然气涨幅最大,平均通胀率达到51.4%,较年初增加10.7个百分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能源通胀率是自1997年首次发布消费者价格协调指数 (HICP) 以来的最高水平。

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分析师Fabian Ronningen指出,欧洲电价飙升,与俄乌冲突爆发后的天然气价格蹿升,以及煤炭期货价格的大幅上涨均有关。

作为欧洲基准的TTF荷兰天然气9月期货已重返3月初高位水平,周三盘中一度涨超5%并上逼240欧元整数位,周二曾涨超14%并升破250欧元关口,逼近3月所创历史高位,较去年同期上涨近350%。德国和法国未来一年电价在过去一年为分别暴增540%和790%。

许多分析师都预计,供应短缺和需求高涨,将令天然气价格在未来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内保持高位,推动欧洲能源成本一同水涨船高。本来夏季电力通常最便宜,今年情况却一反常态。而在今年10月至次年3月的传统天然气需旺季,预计全球对发电和供暖能源的争夺将有效阻止价格下跌。

一方面,天然气是欧洲主要发电来源,将直接参与推高电价。同时,法国核能发电量正处于数十年来最低水平,令该国罕见成为欧洲的电力进口国,甚至“脱欧”后的英国都在用天然气发电向法国输送。

此外,今年夏天延长的酷热和干旱天气令欧洲一些国家水电库存处于多年新低,莱茵河水位过低已经影响到煤炭等替代燃料的运输,通过公路和铁路的其他运输成本高昂,而高温导致的低风速也降低了风力发电量。这些均令电力供应在旺盛的需求前捉襟见肘。

欧洲各国正在准备应对今年冬天可能出现的电力短缺,一些国家甚至考虑对某些关键行业实行供电配给制,以确保优先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在电价等能源成本高企的压力下,全球锌业巨头Nyrstar周二宣布从9月1日起关闭位于荷兰的一处欧洲主要锌冶炼厂,全球铝业巨头挪威海德鲁(Norsk Hydro)周三也称将于9月底关闭位于斯洛伐克的铝冶炼厂。

经济学家普遍预计,欧元区现在更有可能陷入衰退。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欧元区经济产出连续两个季度萎缩的可能性已从45%上升至60%,并远高于俄乌冲突之前的20%。

更大的不确定性在于,俄罗斯是否会在今年冬天来临之前全面切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

有分析称,尽管欧洲国家有望在10月1日前将储气库重新填充至80%的最低水平,若冬天格外寒冷,可能会迅速耗尽这些库存。“欧洲火车头”德国的能源监管机构近日也称,即使该国天然气库存能够实现11月前填满95%的目标,若俄方完全切断供应,这也只能满足大约两个半月的需求。

在供应端面临诸多掣肘的困境下,一些欧洲国家不得不为今年冬天可能发生的停电做准备,也开始有专家建议普通人冬天居家多穿衣服、少用热水,且降低室内温度来节省能源消耗。

由于疫情期间缺乏投资和维护,去年9月欧洲天然气价格便已升至历史正常水平之上,并在今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因供应中断而进一步飙升,德国电价从6月初以来已经涨了173%,其他国家也并不好过,给家庭和企业都带来巨大的能源成本压力。

有人悲观预言:

“欧洲即将迎来一个寒冷、黑暗的冬天。”